热点: 段子手!医护谈二胎,想说爱你不容易! 关于二胎的秘密,千万妈妈们的真情告白! 熊猫血系列之头胎未打针生二胎可行性以及16周打针必要性之探讨 新昌某公司高要求!女性员工必须得生完二胎,年龄不超35 啊~妈妈子宫吹弹可破,生二胎最好间隔多久——林卡尔香港专卖店 天哪!第一批生二胎的中年妇女已经成魔了… 告非!我感觉在金州生不起二胎了! 关于二胎的秘密,千万妈妈的真情告白! 二胎车哪家强?谈谈新汉二胎神器 《那年花开》大结局:赵白石放下对周莹的爱转身爱吴漪,吴漪怀孕 Carbonite cloud backup review Но такие шансы будут у всех, опытные участники или новички, все зависит от их стремления стать первым и получить возможность хорошо заработать. YUKON GOLD Gambling establishment On-line Evaluation 2021 Dunder Internet casino Review Report on Luxury Internet casino On the internet Quatro Internet casino Overview Welcome reward for new gamers at Karamaba on line casino Exactly What Is CBD? Finest Casino Online in Canada Evaluation 2021 Updated on November On-line On line casino Modern australia Does Cbd Turn into Thc in Your Stomach Truth Revealed – What Is It? 吴桥二胎家庭,月入多少才够花? 【感谢信】高龄产妇二胎喜得千金,致信感谢慈爱妇产 平安生二胎 产妇家属赠牌匾致谢慈爱妇产 【锦旗飘飘】喜获二胎,产妇及家属赠锦旗感谢吴水泉院长 在职、二胎、二战省考上岸经验分享

男人用老婆的手机群发“我怀孕了”,收到的回复惊呆了!

时间:4年前 (2018-01-24)来源:怀孕期阅读量: 180

导读:

结婚三年的丈夫出轨了,时薇在十分钟前刚刚得知。

今天是周六,本该是休息的时间,可她因为工作室出了问题必须得赶过去看看,所以撇下睡得正香的丈夫林萧然开车前往工作室,但是才出门两分钟她想起来自己的稿件还留在家里没有收,又折回去准备拿。

可当她打开大门准备走进去时,却听见卧室里传来林萧然的声音:

“那个黄脸婆已经走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时薇的身体一颤,林萧然在跟谁说话?还有,他口中的黄脸婆是谁?

“讨厌……人家一会儿就过来啦,你就这么想我啊?”他还开了扩音,这个女声一出来时薇脸色更白。

因为她听出来这声音是自己工作室成员韩梦的,韩梦长了一张狐媚子脸,喜欢乱勾搭男人,林萧然就只去过她工作室一次,他们俩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时薇又急又怒分分钟想冲进去撕破这对狗男女的脸,可是天生理智的性子让她硬生生转了脚步离开,走的时候还很轻的带上了门。

等时薇反应过来之后她已经开车离开了。

时薇愤怒的给自己的闺蜜苏晴打电话:“林萧然他妈的居然出轨!对象还是韩梦!我要跟他离婚,你赶紧给我合计合计怎么把我的损失减到最少。”

苏晴是一名律师,专打离婚案。

“什么?林萧然劈腿了?!我早跟你说过不要招韩梦进工作室你不听。”苏晴听到这消息也愣了好一会儿,“如果真是他出了轨那你就去收集他出轨的证据,录音录像都行!”

时薇道:“你帮我网购一个摄像头,林萧然居然还把韩梦带回家里来,一想到他们曾经在那张床上滚床单我他妈就觉得恶心!”

听林萧然打电话那声音他们俩肯定早就搞上了!

“行了你也别太难过了,在哪儿呢,我过来陪你。”

“不用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时薇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将车停在了常去工作的那家酒店门口,因为工作需要所以干脆在这里定了长期套房。

下了车时薇将钥匙交给工作人员泊车,自己带着满身怒气进了电梯,电梯门刚要合上,又进来一男一女。

职业习惯让时薇即使在这种情绪下也还是忍不住去打量他们,男的帅女的美,不过时薇觉得不协调,因为男人太帅了,让人轻易不会忘记,反观女的就清淡许多。

一进来女的就旁若无人的对男人说:“不能留在这里陪我吗?我好不容易过来一次呢。”

男人淡淡道:“还有客人。”

听到这时薇挑了挑眉,上下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可惜了,长得这么帅身材这么好,居然是只鸭。

他们也是去的31楼,时薇故意落后一步,站在电梯门口没动,从口袋里摸了支烟出来点着含在嘴里。

没一会儿那个男人折回来了,看见时薇还在这里时,淡淡看了她一眼。

时薇将烟夹在指尖,诶了一声:“包你多少钱?”既然林萧然劈腿,她也没必要为他守着。

“什么?”霍振廷眯了眯眼,看向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时薇嗤笑一声:“不就是只鸭嘛,还怕我付不起钱?给你十万,陪我一天,怎么样?”

霍振廷眸色一深,有怒意在眼底呈现,可他却是勾了勾唇角,上前一步压到时薇面前,丹凤眼睨着她,淡淡开口:“给你一百万,陪我一天,怎么样?”

“好啊。”时薇哂笑,话音一落便将手中烟一掐直接抱住霍振廷的脖子吻了上去。

林萧然背叛了时薇,时薇也不想为他守着什么,再说了,眼前这只鸭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比林萧然好千倍万倍,更重要的是他还要给她一百万,何乐不为呢?

时薇因为工作忙碌的关系已经很久没跟林萧然做过了,她不知道林萧然是不是因为这个才出轨的,但她现在也不在意了……

……

“专心点。”霍振廷在她肩上咬了一口,同时又用力往里顶了顶。

他的床上功夫很好,她情动的攀住他的肩膀,主动将身体压向他,情至深处也忍不住叫了两声。

结束后,时薇躺在床上不爱动,霍振廷去浴室洗澡,他洗完澡出来时,时薇正靠着床头在抽烟。

她抽烟的模样格外诱人。

“诶,你叫什么名字?哪家店的?下次去还点你出台。”时薇眯着眼看见他出来,懒洋洋问了声。

霍振廷勾唇:“你不知道我?”

“我为什么要知道你?你很有名吗?”时薇反问,虽然他确实看起来是挺眼熟的,不过她这人脸盲,只见过一两次的还真记不清。

霍振廷没回答,不过却重新解开浴巾压了过来:“不知道?那就做到你知道为止。”

*

晚上,时薇一个人站在房间巨大落地窗前,披着卷发手里夹着烟,冷眼看着这座城市。

她当初跟林萧然结婚的确是因为爱情,可是爱情在三年的婚姻生活中早就消磨光了。

刚知道林萧然出轨的时候她的心里不是难过而是愤恨,他喜欢别的女人了跟她提离婚就是,他知道她有洁癖还把女人往家里带,居然还搞她工作室的员工!

她也承认自己是不爱林萧然了,所以之前才能跟那只鸭上床,但这并不代表她就要跟林萧然和平离婚,至少在发现他出轨前她是没想过要给林萧然戴绿帽子的。

时薇深吸了一口气,将心底那股郁结散去,旋身想去给自己倒酒时,看见床头柜上之前那个男人留下的纸条:“明天来找我。”

她眼睛也不眨的将纸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她都又快忘了,他又没留电话名字的,她上哪儿去找?

时薇到了杯酒,坐在地毯上仰起头来喝酒时,突然透过落地窗瞟到对面那栋大楼上挂着的广告牌,牌上的男人穿西装打领带,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身形笔直,侧脸刚毅沉静,离得比较远,但时薇依然能看见,他那双如同深渊一般的墨眸中噙着锐利以及凌厉。

时薇嘴角一抽,再一想到自己之前睡过的那个男人,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那个男人他妈的是霍振廷?

她说怎么那么眼熟!

第二章:被家暴

C市一直有这样一个谣传,谁都可以惹,就是不能惹姓霍的。

如果非要惹姓霍的呢,那就千万不要惹霍振廷。

霍振廷今年28岁,他所掌权的霍氏企业在两年前濒临倒闭,但他接手仅短短两年的时间便将霍氏重新做起来,并且还比当初的霍氏要更强,所以霍振廷也被外界称为霍爷。

时薇勉强咽下口中的红酒,颤抖着手刚准备去拿手机,屏幕便亮了起来,苏晴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

“东西我给你买好了,明天到,你什么时候过来拿,还是说我给你送过去?”苏晴没发现时薇声音里的异样。

“我自己过来拿吧。”时薇还沉浸在对霍振廷深深的恐惧当中无法自拔,“诶,问你个问题,你知道霍振廷吗?”

“霍爷嘛,谁不知道啊。”苏晴道,“怎么,好端端的怎么问他?不过霍爷还是单身,你要是想找个男人回去气死林萧然,我觉得霍爷肯定是不二人选。”

“我先挂了啊……”时薇颤抖着手把电话挂断,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不久前才跟霍振廷滚过的床单,痛苦的捂住脸。

完蛋了,她现在真成骑虎难下了,她只希望霍振廷千万千万不要记得自己!

毕竟他身边女人肯定很多,比如之前那个女人。

就在时薇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是林萧然打过来的电话。

看到上面备注的老公二字,时薇的身体便是一抖,真他妈的恶心。

“喂。”时薇语气冷漠的接通电话。

林萧然不悦的问,“都几点了怎么还没回家?”

“有事,今晚不回去了。”时薇强压下自己心头的怒意,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跟林萧然说话。

如果是以前的林萧然,他肯定能听出来时薇的不对劲,可是如今的他所有心思都在别人身上,哪怕是时薇死了他都不会为她流一滴眼泪的吧,或许还要拍手叫好呢。

“妈过来了,你明天早点回家。”林萧然淡淡说了一句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时薇听着他最后那句话愣了一下,林萧然的妈过来了,那就说明他们又要被催着生孩子了。

结婚三年时薇的肚子一直没动静,婆婆因此对她很不满意,还老说要是放在以前是可以给丈夫纳妾的什么的,之前时薇也就听听罢了,不过现在她只想冷笑。

她想起来自己之前好几次打电话都是婆婆接的,恐怕婆婆也知道林萧然出轨的事情吧,还帮他藏着掖着。

*

第二天一早,时薇直接开车回了家,一进家门便听见婆婆在对林萧然说话。

“我说你俩到底什么时候离啊?她那肚子三年了都没动静,不能再拖了!”

“别着急,现在还不是时候。”林萧然说道。

时薇狠狠皱眉,林萧然这话的意思……是他还准备了计划要对付她?

她故意将门摔得很响,客厅里面在说话的两人顿时安静下来。

“你昨晚上哪儿去了,还夜不归宿?”婆婆一看见她便冷脸质问,“放着萧然一个人在家你们能有孩子才怪。”

时薇冷冷一瞥婆婆,“这是我们的事,跟你没关系。”

听见时薇这么说,林萧然顿时脸一黑:“时薇,你怎么跟我妈说话的?!”

“我就这脾气,看不惯可以走人。”时薇压抑了一整个晚上,这会儿压不住了,但是又怕自己说多了坏事,所以只能咬着牙转身朝卧室里面走,刚走到卧室门口便想起来林萧然曾经跟韩梦就在这床上翻滚过,她的胃里一阵恶心,连忙掉头朝客房走去。

关上门之前,她还听见婆婆在指责:“大清早的吃枪子了这么跟我说话!”

“别理她,她就是个神经病。”林萧然骂道。

听到这里,时薇再怎么坚强的心也还是有些痛。大学的时候林萧然把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现在他们居然走到了这个地步上。

下午的时候苏晴把东西给她送过来了,她自己都差点忘了。

苏晴来的时候林萧然没在家,她帮着时薇将摄像头全部安装上,都是针孔摄像头,林萧然那缺心眼的肯定看不出来。

苏晴也没有多待,装好摄像头后就走了,时薇继续躺在客房睡觉,但是没想到傍晚的时候林萧然突然回来了,还带着韩梦。

时薇在他们进来的时候便感觉到不对劲,她将手机藏进了衣服里,警惕的看着他们:“韩梦,你来我家做什么?”

而林萧然的手还紧紧抓着韩梦,韩梦整个身体都快钻到林萧然怀里去了:“你家?很快就不是了。”她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勾着得意的笑。

见时薇对自己跟韩梦的关系并没有感觉到惊讶,林萧然就知道时薇已经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林萧然将离婚协议取出来,递到时薇面前:“时薇,把它签了我们离婚。”

时薇咬紧牙关,愤怒的瞪着这对狗男女,冷笑:“你会这么好心的跟我协议离婚?”

韩梦脸上扬起胜利者的笑:“你今天要是不签这个协议,那你就别想离开这个房间。时薇,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大家好聚好散。”

时薇冷笑:“我去你妈的好聚好散。”她一把扯过离婚协议,低头草草扫了一眼协议上的内容,才这么看了一眼便看见上面说,让时薇主动放弃薇薇安工作室并且将法人代表转成林萧然,还要让她净身出户?

“林萧然,你他妈良心被狗吃了!我辛辛苦苦这么多年你居然为了一个贱人来逼我签这种离婚协议!”时薇愤怒大叫。

韩梦一听时薇骂自己,走上前便给了她耳光:“骂谁贱人呢,时薇,你别给脸不要脸!”

“哼,韩梦,睡我不要的男人是不是感觉很好啊?你们婊子跟狗也真是绝配了。”时薇顶着被打红的脸出声嘲讽,嘴角溢出血衬得她脸色煞白。

“贱人!”这一次打时薇的是林萧然,他下手比韩梦更狠,每一脚都踢在她的身上直把她打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直到这一刻时薇才认识到男女力气的差别,她根本挣脱不开林萧然的手。

时薇拼了命的想往外面跑,韩梦过来拉她,她一口咬在韩梦手上,韩梦疼的尖叫连连。

林萧然见此,干脆拿起旁边桌上的杯子狠狠砸在时薇头上,时薇顿时被打的头破血流,她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嘴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嘶吼声。

“别管她了,饿她几天就老实了。”韩梦挽住林萧然的手臂,“我们去隔壁房间吧。”

林萧然这才停下手,揽着她出门:“好。”

没过一会儿时薇便听见隔壁房间传来男女肉搏的嗯嗯呀呀声,她躺在地上嘴角不断溢出血,她想打电话给人求救绝对不能死在这里,不能便宜了那对狗男女!

不过等她费力的将手机从自己衣服里掏出来还没来得及拨电话出去时,一串陌生号码打了进来。

第三章:救了她

这时候不管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谁对时薇来说都是救星!

她颤抖着手急忙将电话接通,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头便传来一道男人低沉的嗓音:“时薇。”

时薇只觉得这声音耳熟却想不起是在哪里听到过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救我,我会给你报酬……”时薇咬紧牙关费力的说道。

那头男人沉默一会儿:“你在哪儿?”

“我在……”时薇一句话还没说完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韩梦跟林萧然的脸庞又出现在她眼中。

“你还敢给人打电话!”林萧然一看见她手中握着的手机发狠冲过来一把将手机夺过来扔在地上狠狠的踩。

“我就说我没听错吧。”韩梦穿着时薇的睡衣,倚在门边冷笑道。

“你们一定会不得好死!”时薇趴在地上,双眼仿佛要变成利刃一般瞪着他们两人。

是她大意了才着了他们的道,要不然凭他们两个怎么可能把自己逼到这个份上!

“我现在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林萧然冷冷说着,突然捏着时薇的下巴强迫她张开了嘴喂了一粒药丸。

那药入口即化让时薇连吐都没来得及。

她的思绪很快涣散,林萧然这是给她吃了什么?!他难道想要自己的命吗!

时薇不知道自己到底死没死,只是记得迷迷糊糊中看见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闯了进来,一脚将林萧然踢翻,然后抱着她离开。

……

时薇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她睁开眼触及到满目的白,脑海里顿时回想起自己昏迷前发生的那一切。

林萧然跟韩梦加在她身上的那些事历历在目,她气的浑身发抖双目通红,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两个贱人的!

“醒了?”一道好听的男声响起,就在不远。

时薇寻着声音看去,霍振廷正坐在窗边,身上只穿着白衬衣以及黑西裤,神情慵懒的望着她。

“怎么是你?”时薇下意识的问。

“怎么不能是我。”霍振廷眯眯眼,“怎么,想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

时薇抿了抿唇:“谢谢你救了我。”

霍振廷:“在电话里你说的是,只要我救了你,你就给我报酬。”

“你想要多少钱?”

“你认为我缺钱?”他反问。

时薇沉默着不说话。

她除了钱没什么给霍振廷的。

“那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

时薇一怔,诧异的看着霍振廷,半晌,才讥诮出声:“你没搞错吧?要我?我可是一个结了婚的老女人,你没毛病吧?”

“如果25岁算老的话,那我应该算老男人了。”霍振廷淡淡道。

时薇皱眉:“你还查了我的资料?”

“你时大设计师的名气,不需要查也知道。”霍振廷轻哼了一声。

时薇是C市鼎鼎有名的年轻设计师,25岁的年纪便成为著名设计师布鲁克的关门弟子,她风头很盛,甚至盖过丈夫,再加上是个工作狂,也不怪乎林萧然要出轨了。

毕竟韩梦那样的女人确实会让男人生出保护欲。

“我要跟林萧然离婚。”时薇冷冷说,“我现在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林萧然婚内出轨并且家暴。”

她得庆幸自己先把摄像头什么的都装好了,昨天林萧然对她所做的一切全部都被录在了里面。

“要离婚倒是可以……”霍振廷轻咳了一声,“不过他可能要瘸着腿去了。”

时薇:“为什么?”

霍振廷张嘴正要说话,病房里突然冲进一个女人来,伴随着的还有她哭天抢地的声音:“你没事吧?林萧然那贱人居然敢动手打你!我非把他打到内裤都不剩不可!”

时薇愣了一下,抓着苏晴的手:“你怎么来了?”

“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在这里……”苏晴眼睛还红着,说这话的时候看见了一边坐着的霍振廷,她顿时惊愕的瞪大了眼睛,“我是不是走错病房了?”

“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霍振廷起身,拿起搭在椅子扶手上面的外套,淡淡说了一句,随后看也不看苏晴便迈腿走了出去。

直到病房的门关上后,苏晴才道:“我去,你怎么跟霍爷勾搭上的!我说你昨天怎么突然问霍爷的事呢,你不会把他拐上床了吧?!”

“先别问这么多了。”时薇身体疼的厉害,刚才霍振廷在这没好意思喊疼,“你帮我看看,我身上这些伤能算作家暴的证据吗?”

苏晴这才仔仔细细看了一下时薇身上的那些伤,她不仅脸上有伤,身上也到处都是淤青,有几处还见了血,一看就是被人打得。

“这要是还不算那什么才算?”苏晴愤愤道,“我一会儿就去找医生出证明,你回去再把视频一调就没事了!”

“那就好……”时薇沉下一口气,心里像是落了一块石头一样。

苏晴看着她这满身的伤,心疼道:“当初就跟你说了不要嫁给林萧然了,你非要嫁,这才几年啊就出这事,你这情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先是张少宁现在又是林萧然……”

苏晴絮絮叨叨的说着,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刚才说了一个很久不提的名字,等她看到时薇脸上那僵硬的神色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时薇,你跟我说实话……你的心里是不是还记着张少宁呢?”苏晴问。

时薇垂下眼帘,看不清她心里在想什么,半晌,苏晴才听到她的声音:“我还记着他做什么,我们俩都各自结婚这么多年了。”

苏晴咬了咬下唇:“那种事你不打算告诉你妈吗?只要你跟她说,她肯定会帮你的。”

“她现在是张夫人,不是时夫人。”时薇抬起脸来,苍白勾唇一笑,她现在胃里一阵难受,想到昨天林萧然给她喂的药,大概是做了清胃手术吧。

苏晴想说什么来着,可是看到她脸上的那些笑后却哽在喉间说不出来了。

时薇原本是打算等自己身上的伤好一些后就回去取证据,可是没过两天,她和她的工作室突然被上了头条。

她新设计出来的图纸不知道被谁盗取率先发表,时薇背上抄袭的骂名。

第四章:走着瞧

时薇听说的时候几乎不用怀疑是谁,肯定是韩梦。

她跟林萧然里应外合想要盗取她的稿子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时薇当即办了出院,经历了之前那些事情之后她发现自己现在居然也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生气。

她走出医院大门,站在路边正准备打车时,突然有人叫了她的名字:“时薇?”

这个声音时薇并不觉得陌生,相反还记得很清楚。

她握了握双拳,转过身去,果然看见张百灵站在自己身后不远。

张百灵还是跟记忆中的一样,穿着打扮都是上乘,她此时正穿着一身小洋裙,俏生生的朝她走过来。

“还真是你。”张百灵走近了,脸上的嘲讽之色时薇都看的分外清晰,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时薇,“哟,这是被人打了?你时大设计师也会被打?”

张百灵是张少宁的妹妹,她们两个都不对盘。

“关你屁事。”时薇淡淡地道。

张百灵也不恼,反而笑了起来:“你的脾气还跟原来一样,被打也不奇怪。”

时薇冷笑:“你的嘴也还跟原来一样臭,来医院看精神科的吧。”

张百灵眉头紧紧一皱,但紧接着又松开,用一种得意的表情道:“我说你把自己弄得这么惨,又是被人打又是抄袭的,是听说我哥回来的消息还想才缠着他吧。”

时薇脸色一变,心里紧了紧,她用力很大的力气才缓过劲来:“说我抄袭的新闻不久前才爆出来,原来张小姐这么关心我啊,这么多年一直揪着我的事真是辛苦你了。”

“你少不要脸了!”张百灵像是被刺中痛处了一样,“谁要关心你啊,你这个没人要的野种!”

从前读书的时候张百灵就无数次骂时薇是野种,她只不过是被她妈妈带去张家的一个野种而已。

关键这个野种还不要脸的爱上她哥!

“张百灵,说话积点口德,当心现世报。”时薇早就被骂习惯了,此时也没有任何不悦,反倒还笑了起来,“对了,我记得……你是喜欢霍振廷的吧。”

张百灵在上学时候就一直喜欢霍振廷,甚至还把自己送上了霍振廷的床,只是可惜霍振廷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如果让张百灵知道自己睡了霍振廷,她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我警告你!别去勾引霍振廷,不然我跟你没完!”张百灵瞪她道。

时薇淡淡一笑:“张百灵,未来的日子还长,我们走着瞧。”

说完,时薇便旋身拦了辆出租车走了。

等后视镜里看不到张百灵那气急败坏的身影后,时薇脸上的笑容才淡了下来。

张少宁回来了……

她曾经喜欢过的男人……

尽管如今她已经不爱了,可听到这个消息却仍旧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张少宁在她嫁给林萧然后便出了国,又过了一年她得知了张少宁结婚的消息。

时薇最不愿意的就是让张少宁看到现在这样的自己。

她的眼眶有些酸涩,刚想抬手去擦眼角,手机响了起来。她原来的手机被林萧然踩烂了,这还是苏晴上一次来带给她的,号码也还是原来的。

还是一串陌生号码,但时薇却知道这是霍振廷的电话。

接通电话她还没来得及出声那头边传来霍振廷的声音:“去哪儿了?”

时薇一愣:“出院了……”霍振廷这是去医院找她了吗?

“在哪儿?”男人问。

时薇看了一眼外面,然后报地名。

“下车。”霍振廷言简意赅。

“我回去拿东西。”时薇道。

“别让我说第二遍。”霍振廷的声音有些冷漠。

时薇无奈,只得让司机靠边停了下来,然后自己下车。

没一会儿霍振廷的车便到了,他直接打开副驾驶的门:“上来。”

时薇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要听霍振廷的话,大概是因为她被苏晴科普这男人的资料有些怕吧。

毕竟霍振廷虽然这几次见对她都还是客客气气的,但是从他直接打断林萧然的腿这一点上看,他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哭过了?”霍振廷心细的吓人,时薇之前不过是红了红眼。

“没有。”时薇当然不会承认,“风吹的。”

霍振廷也没再说话,发动车子离开这里。

时薇觉得有些尴尬,将视线投向窗外,这一看才发现霍振廷压根不是往她家的方向去的。

“你要带我去哪儿?”她转头错愕的问。

“我家。”

“为什么要去你家?”时薇瞪大眼睛,“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拿林萧然出轨的证据!”

只有将林萧然的事情解决完了以后她才有精力去应付自己被爆抄袭的黑锅!

“你顶着一张死人脸去找谁的出轨证据?”霍振廷出声嘲讽,“忘了之前差点被打死的事了?”

时薇心中一滞,胸口一起一伏的被气的不轻,良久,她才蓦地笑起来:“霍振廷,你把我带回去就只是想睡我吧。”

霍振廷抓着方向盘的手一紧:“在你心里我就是这种人?”

“不然呢?”时薇问,“难道是关心我?你是我的谁啊?你用什么身份来关心我啊?我们不过是睡了一晚,连炮友都算不上。”

这个世界上除了苏晴不会再有人真正的关心她了。

她原来以为自己的母亲是真的爱自己的,虽然在张家的日子难过,可她为了母亲愿意忍下去,但当母亲发现她喜欢张少宁后,大骂她不要脸是个贱人。

她也以为张少宁是真的喜欢自己,可以为了自己跟家里人对抗,可他没有……被母亲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之后,他冷眼看着她被母亲打骂最后赶出家门。

后来遇到林萧然,她那时候已经不相信爱情了,是林萧然用他的心温暖了她,让她爱上他最后嫁给他。

但短短三年便让她看透林萧然这个人。

所以她现在才不相信霍振廷是真的对自己好。

霍振廷这样一个大人物,凭什么会喜欢她这个在林萧然口中被称作黄脸婆的人?

也不知道时薇的哪句话戳中了霍振廷的怒点,他居然就近找了个停车场,车一停稳便将时薇一把抓过来放在自己腿上。

皮带扣解开的同时,他的大手也探向了时薇的下身,时薇都没反应过来他的手直接将她底裤扯下,他冰冷盛怒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老子这样对你你就满意了?!”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最新文章

网友跟帖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免责声明1111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免责申明: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Copyright 2017-2018 怀孕期 版权所有 湘ICP备150128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