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诗诗出轨怀孕?继李小璐事件之后,卓伟又爆一大料??

时间:2年前 (2018-03-17)来源:怀孕期阅读量: 585

导读:

刘诗诗出轨怀孕?继李小璐事件之后,卓伟又爆一大料??

现在的人心越来越浮躁,大多数人恋情还未稳定,就喜欢在人前秀。幸福有余,可是也常常会引起旁人的反感,也往往走不了多久。


反而是那种从来不会主动秀恩爱,低调却不失浪漫的情侣,总能踏实甜蜜地走到最后,开花结果。


娱乐圈最低调却又最令人羡慕的一对,非刘诗诗&吴奇隆莫属。



卓伟重新出现在公众眼前,就用“李小璐”的大料赚足了眼球。他的爆料有理有据,舆论的矛头纷纷指向李小璐身上。


可是就在前两天,有人截图了他所谓的“新爆料”,箭头直指“刘诗诗出轨”。这一次就连吃瓜群众都坐不住,纷纷表示不信。



出道以来,刘诗诗一直都以作品示人,鲜少有绯闻缠身。更别说嫁给吴奇隆之后,她比以往更加低调开朗,俨然就是幸福新娘的模样。


前不久,吴奇隆在深圳皇庭广场拍戏时,就有粉丝偶遇到刘诗诗戴着口罩,低调前去探班。


在休息间隙,两夫妻还手牵着手在附近逛街,静享甜蜜的二人时光。



他们的爱情,低调不张扬,浪漫却不会让人生厌。

可是这一段恋情刚公开的时候,网上却是一片倒地谩骂声。


从出道开始,刘诗诗就一直被黑“脸瘫”、“演技差”,却没人看见她拍戏时的敬业跟付出;


公布恋情时,很多人说吴奇隆“老牛吃嫩草”,可是他们却没有看到他对刘诗诗的好。


为什么是吴奇隆呢?

这个问题,是许多人看到刘诗诗亲口承认恋情时的最大疑惑。


她转发了吴奇隆的告白言语,留下一句话:我相信上天会给最好的安排。


她相信,吴奇隆就是上天对她最好的安排,也是她认定的依靠。


出道至今,刘诗诗身边有过的“朋友知己”,有霍建华,也有相识十多年的胡歌、袁弘。但是,朋友可以有多个,爱的人,却只能是唯一。


一个人的心就那么大,留给爱情的位置只够装一人。

刘诗诗跟霍建华,已合作有四次。曾经在《金星秀》上,霍建华这样评价刘诗诗:“刘诗诗是我最佩服的女演员,理由是,她有像男人一般的意志力。”


予霍建华而言,刘诗诗是战友,是合拍、是值得尊敬的搭档。


比起爱,他对刘诗诗更多的,是带着一种敬佩的欣赏。


而对胡歌跟袁弘来说,与刘诗诗之间的关系,更多的是一种兄妹之间的“爱意”。


他们签约在同个公司“唐人”名下,外界戏称他们为“唐人三宝”,也一直都有传言说胡歌跟袁弘都对刘诗诗存有好感。


但是他们三人的关系,是兄是友,是一同成长的老友,也是想要用心呵护的家人。


在拍《射雕英雄传》时,有男演员故意在片场说黄段子,单纯的刘诗诗面对这些调侃不知所措,袁弘跟胡歌总会体贴地把话题往别的地方引。


刘诗诗是一个比较内向,不善言辞的姑娘,所以采访时常有卡壳的情况发生。这时候只要胡歌在旁,总会从容地接过话筒,帮她解围。

刘诗诗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需要疼爱的妹妹。

在他们无忧无虑的青春时代,他们一起玩耍,一起走过,一起见证彼此的成功。

有“蓝颜知己”在前面作对比,所以粉丝才会对吴奇隆那么不满。


他离过婚,在娱乐圈打拼多年,两人相差16岁。而刘诗诗,出道多年依旧干净得像白纸一样,从未有过恋情传出。



会嫌弃吴奇隆老的人,一定是没有见过他对刘诗诗的好。


这个47岁,背过巨债,离过一次婚,被世人误解的男人。在婚礼上,像个小孩一样嘟着嘴,红着眼说:“我会听话的。”

他说:“我也不止一次地埋怨过老天,以前觉得老天对我不公平,让我经历很多奇怪的磨难,不开心的事情,现在我也明白为什么,因为他把最好的就给我。”

过去受再多苦难又何妨,只要最后是你在旁,我便知足。

那个被人说是“面瘫”的刘诗诗,像个孩子一样,陪在他身边闹腾。

好的爱情,能够让你像孩子,做自己,无拘无束,无所顾虑。


你看,在他面前,她笑得有多甜。

为什么那么多明星被爆出轨,只有刘诗诗让人觉得不可能,坚定地相信她。

就是因为刘诗诗跟吴奇隆,太能让人安心。

在机场,吴奇隆从不让刘诗诗拿包,甚至她走累了还硬拉着她坐在行李箱推着她走。

当年的白玉兰颁奖礼上,要上台领奖的刘诗诗有些紧张。吴奇隆小心翼翼地握住她的手,给她力量。

去年,刘诗诗跟唐人约满不再续约,她说自己年龄不小了,希望让自己尝试做一点新的东西。


而她能够告别老东家,自创新路的勇气,就是来自吴奇隆。她说:“我的老公也很支持我。”



我们寻寻觅觅一辈子,承受着世俗的眼光、人的不理解。为的,不就是想要找这样一个相爱的人吗?


很多人都以为,是我们太挑,眼光太高,可是我们的要求其实没那么苛刻。


我想要在你面前能像小孩一样开心大笑,哭了你会给我抹眼泪;


我想要跌倒的时候有人关心我摔得疼不疼,而不是埋怨我太笨;


我想要在前进的路上有个人牵着我的手,体谅我的胆怯,给我力量对我说:“别怕,万事有我......”

只要最后那个人是你,我再多等一会也没关系。

就像吴奇隆跟刘诗诗,彼此之间相差了16年,却也是最值得感恩,最令人感动的16年。喜欢他俩的请疯狂点赞吧!

向上慢滑查看精彩全部内容

第1章 蛇蝎心肠                                              

已是深冬,茗心殿内没有置办烤火炉。今天是新皇登基的日子,宫人们纷纷去了前殿候着。

应雪桃依偎在母亲的怀抱中,瘦弱的身躯瑟瑟发抖:“母后,父皇他……是不是不在了?”

王皇后披散着长发,面容无比憔悴。前殿的礼乐声结束了,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去见先皇了。只是她还放心不下,怀中年仅十六岁的小女儿。

寝宫的门被人推开,凛冽的寒风涌了进来。

阎清鸣身着一袭尊贵的明黄色龙袍,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利刃般的眸光令人胆寒。

“皇后娘娘,好久不见。”他冷声开口。

王皇后一个哆嗦,拉着应雪桃跪在了地上:“罪妇王氏自知罪孽深重,恳求皇上赐我一死,但请放过我无辜的女儿!”

“无辜?”阎清鸣饶有兴趣地揣摩着这两个字,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三年前你王氏一族精心设计,害我阎家被满门抄斩之时,可曾想过什么叫无辜?”

王皇后十指紧紧抠住掌心,只能不停在地上磕头恳求。

应雪桃见母亲额头上有鲜血,当即被吓坏了,哭着想去阻止她。

阎清鸣看了德公公一眼,后者立马将应雪桃架去了偏殿。随着一声尖锐的召唤声,又有一名小太监进入殿内,手中提着一只大竹笼。

那笼内装着的,是蝎子与黑蛇。

“我倒想看看,你这毒妇的心肠,是否毒得过蛇蝎。”阎清鸣冷声吩咐德公公,“留她一条命。”

德公公惊恐地点头,皇上这是想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另一边,应雪桃被关在偏殿里,听见主殿内传来母亲的惨叫声。她一双杏目通红,用手拼命拍打房门:“母后!你们放我出去,我要见我母后!”

门开了,她不顾一切地冲出去,撞入了阎清鸣的怀中。

“你这个谋朝篡位的逆徒,你会有报应的!”应雪桃撕心裂肺道。

“哼,生在帝王家,才是你的报应。”阎清鸣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对上她倔强的目光,冷冰冰道,“朕初登基,不想徒增杀戮。你既然是前朝的公主,朕定会好好待你。”

阎清鸣拔出一把匕首,锋利的刀刃抵在应雪桃的脖颈处。刺骨的冰凉让她浑身发抖,她闭上眼睛,当下以为他要杀了她。

可是下一秒,那把匕首一路向下划开了她的长袍,挑开了她单薄的衣襟。

少女洁白的身体暴露在他眼前,阎清鸣欺身压去。应雪桃挣扎着,却终究太过柔弱,根本无法阻止他的肆意掠夺。

这一夜,偌大的茗心殿内充斥着两个女人的惨叫声。

应雪桃流干了眼泪,记不得自己最后是怎么晕过去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接到圣旨:“前朝公主应雪桃,风情万种,深得朕心。从今日起封为侍寝宫女。”

这道圣旨字字像是鞭子,狠狠抽在了她的身上。

她贵为前朝公主,如今却沦为宫中最低贱的侍寝宫女。

一旁的贴身丫鬟莲儿以泪洗面。应雪桃不为所动,德公公皮笑肉不笑道:“应雪桃,还不快接旨?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主殿那位想想吧。”

第2章 忍辱负重

“母后……”应雪桃浑身一颤,昨夜母亲的惨叫声又回响在了耳边,“你们对我母后做了什么?!”

她红着眼眶想要冲出门,德公公命人将她拦住,毫不客气道:“哼,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这就去回了皇上。”

莲儿赶紧上前拉住她,声泪俱下:“公主,皇上要是生气了,肯定会处死娘娘的!”

莲儿说得没错,阎清鸣就是个魔鬼,他杀死了父皇和众多兄长。她现在只有母后一个亲人了,她必须要保全她……

“等等……”应雪桃扑通一声跪下,将额头紧贴在地上,“我接旨。”

当天下午,有嬷嬷前来带走了应雪桃。她现在是最低贱的侍寝宫女,除了皇上召见之外,都得和宫女们一起干活。

应雪桃和莲儿一起,被分派到了浣衣坊,清洗嫔妃们的衣服。

她十六年来从没干过这种粗活,冰水浸泡着手指,不到半个时辰就生出了冻疮。

莲儿心疼主子,扶她先去一旁休息。没想到被管事的嬷嬷看见了,嬷嬷手持藤条,猛地抽在了莲儿的身上:“贱人,居然敢偷懒!”

嬷嬷抽完一下还想继续,应雪桃挡在了莲儿跟前,皱眉道:“你好大的胆子,不许你打她!”

“敢对我大呼小叫,你还以为自己是公主啊?不过是个下贱胚子,靠着爬上龙床苟延残喘。皇上让你侍寝,你还真当自己是主子!”嬷嬷气得吹鼻子瞪眼,扬起藤条抽在了应雪桃的背上。

她咬牙强忍着疼痛,感受到后背的衣衫都破了。嬷嬷不解气,藤条一次又一次落在她的身上。

莲儿见状推开应雪桃,上前和嬷嬷扭打在了一起。

不一会儿,听到呼救声的宫女们赶来,将莲儿和应雪桃绑了起来。

“给我扒了这个贱婢的衣服,丢进水缸里!让她泡上一夜,好好清醒清醒!”应雪桃好歹侍寝过,嬷嬷不敢对她太过分,便将气都撒在了莲儿身上。

莲儿很快被扒光了衣服,丢进了寒冬的冰水缸中。

应雪桃被宫女轰出了浣衣坊,她的模样狼狈到了极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是她连累了莲儿,她要救莲儿,她不能让她死……

她跌跌撞撞地在皇宫内奔跑,宫人们自然不会帮她伸冤。不知不觉间,应雪桃跑到了御书房前。德公公见到她这副模样,得知她要见阎清鸣,就想打发她走。

谁料应雪桃含着眼泪,扑通跪在了殿前,高声喊道:“我要见皇上!”

“来人啊!快把她给我拖下去!”德公公吓了一跳,赶紧吩咐侍卫。可过了几秒钟,身侧无人回应。

德公公正想继续呵斥,余光瞥见那身明黄色的龙袍,当即跪了下去,嗓音颤抖道:“皇上,奴才该死,叨扰了皇上批阅奏折……”

阎清鸣面色沉静,一双眸子冷若冰霜。

这个女人的身上流着令他憎恨的血液。他没杀她已算开恩,没想到她还敢出现在他面前。

未完待续……

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直接点击下方加载中的图片☟或者点击阅读原文入口☟

http://mp.weixin.qq.com/s/BAGVtiE-5F1aPUrSAFKTVg)☜

最新文章

网友跟帖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免责声明1111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免责申明: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Copyright 2017-2018 怀孕期 版权所有 湘ICP备150128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