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她把身子给了他,未婚怀孕后她才发现真相……

时间:6年前 (2018-02-05)来源:怀孕期阅读量: 143

导读:

 

我二十岁就嫁给我老公周正阳了,他有钱,帅气,而且特别体贴。那时候人人都说我们是天作之合,怎么看怎么登对。

我一直觉得我对我们的爱情足够忠诚,却没想到,再浓烈的爱情都抵不过岁月。九年了,我们的婚姻进入平淡期,连亲热都成了例行公事。

没有挑逗,没有低吟浅唱,一切都像白开水一样寡淡无味。

周正阳不只一次跟我说过,想要一个孩子,我坚决不同意。总觉得二人世界就蛮好的,对现状很知足。

做丁克没什么不好,起码我一直是这么认为!

直到有一天,周正阳的助理米雪来到我家里,我才隐隐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我带她去书房拿周正阳落下的文件,出来以后,她却突然提出去我们的卧室看看。她的理由很牵强,说她自己的卧室想布置一下,所以参照一下我们的风格。

“卧室嘛,自己觉得舒服就好!”我说得很委婉,其实是不想让她进去。

“舒服,但是也要有品味啊。正阳的品味我一向很欣赏,所以……”她说着便推开了主卧的门。

“你在公司也是直接叫正阳的名字吗?”我皱眉,有点儿不高兴。

“哦,不,工作之外,我们算是闺蜜吧,所以……”她走进卧室,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嘴角一直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米雪长得很漂亮,身材也蛮好,以前正阳经常提起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话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她似乎并不着急走,居然脱掉外套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没想到,她灰色职业装里面只穿了一件无袖的黑色运动背心,稍稍一动,胸前波涛翻滚,那道沟很深,如果我是男人,看到这样的生香活色,一定没有办法移开视线。

“嫂子,我建议你去做一下丰胸!我这个就是做的,效果不错吧?”米雪注意到我的目光,仰起下巴,带着几分骄傲的神色。

我有点儿哭笑不得,没搭她的话茬就直奔门口而去:“我有事要出去,你走的时候记得帮我把门带上吧!”

她不好意思再多作停留,紧跟在我身后出了门。

“嫂子,你出门都不化妆的吗?”米雪追上来,笑着问。

“我一向都不化妆!”我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头都没有回。

晚上赵正阳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我坐在沙发上等他。他打开灯的时候,被吓得惊呼了一声。

“宝贝,你怎么还没睡啊?发生什么事了吗?”赵正阳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坐下,轻轻拥住我的肩膀。

“以后不要让米雪来家里,我不喜欢她!”我冷冷地说。

“其实她这个人不错的,我觉得你没有必要……”赵正阳在我的脸颊上轻啄了一下,柔声说。

“不喜欢就不喜欢,不要再说了!”我轻轻推了他一下,有点儿火大。

赵正阳没有说话,起身径直朝浴室走去。很快,“哗哗”流水声响起,我望着毛琉璃上那个模糊的身影,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赵正阳这次出差了半个月,今天早上回来以后就直奔公司了。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这么长时间过,都说小别胜新婚,看来真的有一定的道理。

我脑子里又出现了米雪穿着黑色文胸的样子,我把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已经一丝不挂了。

沙发上,赵正阳的手机响了,我转身快步走过去。

一个陌生号码,响了两声就挂断了,看来是骚扰电话了。

一家购物风站的页面显示打开状态,我点开购物车,里面只有一件商品,居然是一套黑色的女人内衣裤。

我只感觉到怒气从脚底一直冲到头顶,赵正阳显然不是给我买的,因为我最不喜欢的颜色就是黑色!

“哗啦——”

我一把拉开浴室的门,把屏幕举到赵正阳的面前。

“怎么回事?”我的声音颤得不像话。

“听我说,这是米雪让我帮她买的!她正好没钱了,跟我提出来了,我总不能一口回绝吧!”赵正阳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扬起嘴角,笑着说。

他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眼底,许久不见的狼光开始明明灭灭。

我这才注意到自己没有穿衣服,下意识地转身准备离开,却被赵正阳大臂一伸紧紧搂在怀里。

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很快,他抓住我的右手向他下身的某处探去。一想到那个米雪划开赵正阳的手机兴致勃勃地挑选内衣,说不定还会让他帮着参谋颜色和款式,我就忍不住一阵发狂。

我狠狠地推开他,因为地上都是水,他踉跄了几下,差一点儿摔到地上。

“怎么了你?疯了?”他惊魂未定,忍不住发飙了。

结婚这么多年,这是他第一次冲我发火。我呆呆地望着他,忍不住湿了眼眶。

“你是不是爱上那个米雪了?你以前从来不会对我这样!”我颓然蹲在地上,抱紧双臂,把头朝在臂弯里,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无理取闹!”赵正阳没有擦干身体,直接把睡袍套在身上,大步离开了浴室。

赵正阳变了!

意识到这一点时,我觉得心一点儿一点儿往下沉,直到沉入万丈深渊。

门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我跑出浴室的时候看到,赵正阳已经穿戴整齐走到门口了。

“去哪儿?内衣的事情解释不清楚,休想离开!”我吼得声嘶力竭。

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嘴角挽起一抹冷笑。

他,这是嘲笑我吗?嘲笑我竟然这么愚蠢,居然会奢望他承认和别的女人有一腿吗?

“啪——”的一声,他摔门离开了,而我,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绝望。

我慢吞吞地挪到沙发前坐下,瞪着空洞的双眼,脑子一片空白。

我觉得很痛苦,很孤独!墙角的落地钟,每划过一秒都是那么漫长!

我蜷缩在沙发的一角,泪水瞬间滂沱!

怒气慢慢褪去,我突然有点儿后悔,或许是我太敏感了,赵正阳都解释过了,我还是抓住那件小事不放!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而我居然怀疑他!

闭着眼躺了足足有两个小时,还是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我睁开眼睛,目光无意中落到电视上。

电视下面有一个放光碟的小箱子,我慢吞吞地走过去随便翻了两下。总要做点儿什么事情来打发时间,不然我会被这些胡思乱想折磨死的。手指不经意间触到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因为我平时很少看光碟,自然从没有注意过。

打开塑料袋,是一个没有任何文字和图案的光碟,我怀着浓浓的好奇把它放进DVD。

当电视屏幕上出现赤身裸体的一对男女忘情拥吻的时候,我只感觉到脑子里“轰”的一声响,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随着情节的进一步推进,我看到男人把女人摆成种种羞耻的姿势,两个人疯了一样沉浸在最原始的疯狂中……

初秋的夜,冰凉,而且我身上没有穿衣服,居然还是会觉得燥热难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渴求那种欲望的满足,从来没有!

我给赵正阳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这个男人居然这么绝情,

“叮咚——”微信提示音响起,我点开,现在这个时间居然有人加我。

验证消息上写着:苏小雅,终于联系到你了!

难道是老同学?

我刚刚点了同意,对方就发了一个小视频给我。

镜头有点儿晃,很明显是自拍。

当我终于看清楚视频里的人是谁时,只感觉到脑子里“轰”的一声。

米雪骑在赵正阳的身上,虽然他们身上盖着被子,但还是能看出来,他们赤条条的,什么都没有穿。米雪低头吻住赵正阳的嘴唇,她的身子一起一伏,很卖力的样子。

原来,他们果然有一腿!

我把手机狠狠地甩出去,用手拼命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短短的几个小时,我的心情像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而到现在,我的世界彻底坍塌了!

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我也要出轨!就是现在,立刻,马上!

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我几乎是连滚带爬回到客厅,捡起手机,打开微信!

我的工作不算是特别忙,闲暇的时候便开始学别人做起了微商,因为卖的是高档茶叶,所以接触到的男性客户比较多,而且多是三十岁以上的男人。

我的手颤得厉害,写了好长时间才写好一条信息,然后拣那些和我同城的客户发了过去,内容是:一夜情,约不约?

放在平时,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约炮,甚至每次在新闻里看到“约炮”之类的字眼都会忍不住觉得恶心。可是现在,我却分明昂首阔步进入了约炮大军,带着几许悲壮和忐忑!

我想好了,就等五分钟!如果五分钟还没有人应,我就关掉手机,明天再告诉他们是有人拿我的手机恶作剧!

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这是我人生中觉得最漫长的五分钟!

时间快到了,叶浩给我打过来微信电话。

叶浩是我一个同学的弟弟,因为有事找我才加了好友。在我印象中,他是一个很有教养的男孩,过年过节的时候总是会给我发祝福微信。虽然都是粘贴复制过来的,但我还是会觉得心里暖暖的。

“姐姐,你没事吧?怎么会给我发……那样的……微信?不管你发生了什么事,千万不要做傻事,千万不要!”他的语速很慢,听得出浓浓的担忧。

“我心里很难受,真的很……难受,呜呜……”他的声音磁性动听,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忍不住哽咽了。

“你现在在哪儿?我可以陪你聊聊天!有些话,说出来就好了!我愿意做一个优秀的倾听者!”他说得很认真。

“金色港湾,六栋二零三!”我低声说。

“你等我!”叶浩说。

我一直在喝酒,直到“当——当——当——”的敲门声响起。

从来没有觉得敲门声这么悦耳过,我的心尖狠狠颤动了几下,然后手忙脚乱地把衣服套上,关掉电视,一路小跑着拉开门。

我还是我第一次见叶浩本人,他大概一米八几的样子,比我整整高出一头。他是单眼皮男生,五官精致,看上去很有韩国明星的范儿。

四目相对时,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诧,几乎是下意识地别过头去,脸也变成了红苹果。

我这才注意到,我忘掉系上衬衫的扣子了。

“进来吧!”我的脸上一阵阵发烧,赶紧背过身去把扣子颤抖着手指一颗一颗重新系好。

他局促地搓着手,左看看右看看,最终在沙发的一角坐下来。他再没有抬头看我,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出神。

对于一个已婚少妇来说,这样青涩的男生简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更何况,我喝了一点点儿酒,而且刚才还看了黄碟。本来就没有褪尽的燥热又开始以能感知到的速度蔓延开来,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燃烧起来了。

“姐,是……不是你和姐夫之间发生了什么……误会!你们应该好好沟通一下,千万不能……”他嗫嚅着开口。

此时此刻,我最不想提起赵正阳!那个伤透我的男人!

“我去洗个澡!”小鲜肉当前,我真怕自己忍不住扑过去把他吃干抹净,只好转身朝卫生间走去。

这句话其实很暧昧,似乎在暗示着我要和他发生点儿什么。可是我并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需要冷水来降降温而已。

站在花洒上,冰冷的水砸在身上,我冻得浑身发抖,连嘴唇都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

最原始的冲动受到了刺激,终于慢慢褪去。

伸手去摸墙上的睡袍时,我才猛然想起,昨天睡袍已经洗了,现在还在阳台的晾衣架上挂着。

刚才我把衬衫牛仔裤随手丢在脚边,现在早就湿透了,总不能穿着纹胸和小内内出去吧?

“叶浩,帮个忙!把阳台上的白色睡袍帮我拿过来!”我犹豫了很久,还是打开了一条门缝,拔高音调说。

“啊?哦……”叶浩的声音抖得厉害。

很快,脚步声由远及近,他从门缝里把我的睡袍递了进来。

我的心“咚咚”乱跳,因为刚才的黄碟里就有这样的镜头,女人站在浴室里,一把搂住站在门口的男人……

“我很冷,手……不听使唤,帮我穿上!”

当我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惊讶!

我是疯了吗?这是要干什么?是要勾他犯罪吗?天哪,我瞬间后悔,可是想要去关严那扇门的时候,叶浩已经低头走了进来。

他真的很认真地在帮我穿睡袍,粗厚的大手不经意间触到我的肌肤时,我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欢心和畅快。浑身每一个细胞都被慢慢调动起来,躁热又一次开始袭击我。

我的目光越过叶浩的肩膀不经意瞄到客厅墙壁上的那幅婚纱照,我依偎在赵正阳的怀里笑靥如花,而赵正阳笑得很灿烂,他一脸宠溺地看着我。此时此刻,他的笑容是多么讽刺,此时此刻,他正和另外一个女人在床上尽情狂欢!

我一把搂住叶浩的腰,柔声问:“你觉得我好看吗?想要,可以拿走!”

从来不曾想过,原来我有这样的一面,不知羞耻,肆无忌惮地买弄着自己的风骚!

我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报复,赵正阳找了一个比我年轻漂亮的女人,而我,要找一个比他还要帅还要年轻的男孩!

叶浩想要后退,却被我紧紧箍在怀里。他想掰开我的手,可我圈得紧紧的,几乎是用生命在逼他!

“姐,我从来没有碰过女人,你不……不要这样!”他低着头,脸一直红到脖子根。

————————

米雪是赵正阳的助理,虽然她只有二十六岁,可是却谈过好几场恋爱。听说,她为一个老男人流过好几次产。在这一点儿上,我赢了赵正阳!胜利的喜悦让我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我弯起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居然有幸成为你第一个女人!”我突然开心起来,猛一用力,他整个人直直地撞到我的身上。

他下身的坚硬撞得我有点儿疼,我颤抖着手一把握住,然后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嘴唇。他的眼底慢慢铺上了一层狼光,但还是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我粗鲁地撕开他上衣的领口,忍不住一阵狂喜。

这就是传说中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男生,八块腹肌,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我的手指从他的脖子慢慢划落下来,直到他的小腹。然后,我慢慢拉起他的双手,让他圈住我的腰。

我的嘴唇凑过去,在他的冰冷的下唇上辗转,然后轻轻撬开,自如地滑进去。

真是青涩,他笨拙地承受着,不知所措的样子。

“这是你的初吻?”我笑着问。

“嗯!”他的眼睛并没有睁开,很享受的表情。

“你到外面等我吧,我擦干身子,随后就来!”我突然一把推开他,冷冷地说。

不是我突然没了兴致,而是,初吻和初夜都应该是美好的,起码应该是和自己喜欢的人。而我们算什么呢?什么都不是!想到这里,我觉得柔软的心好似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捏了一把,疼得我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如果我要了他,那就是害他!那么阳光帅气的一个男孩子,我不能毁他!

我在浴室里呆了很长时间,确认他被我撩拨起来的欲火已经慢慢平息的时候,才穿好睡袍,深吸一口气走了出去。

“叶浩,谢谢你这么晚来安慰我!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回去吧!”我边往沙发那边走边说。

浴室和客厅之间有一道屏风,所以我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

没有回音!

走了吗?可是,我没有听到开门和关门的声音啊!

当我绕过屏风站到沙发后面时,深深地被看到的一切惊呆了。

叶浩的衣服很随意地扔在地毯上,而他一丝不挂地坐在沙发上,目光锁定在电视上。屏幕上,女人和男人正兴奋地挥汗如雨,所有的器官一览无余!低吟,喘息,彼此交织,浑然一体!

叶浩转过头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几分狰狞。更确切地说,更像是野兽看到猎物时的雀跃!

我觉得连呼吸都困难了,不,我不能和他……

我转身就跑,谁知道叶浩三步两步就追上了我,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我。

“姐姐,我早就爱上了你了!本来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表白了,没想到……我觉得我是一个坏男孩,可是,我今晚要定了你!对不起,对不起……”

他把我拖到角落里,一把掀起我的睡袍的后摆。

我的脑海里出现了我和赵正阳婚礼的画面,我们发誓要白头偕老!赵正阳一直对我很好,简直是把我捧在手心里。我不会做家务不会做饭,又不愿意请保姆,所以他就找终点工来照顾我的生活。我在工作上遇到挫折时,我的父母身体不舒服的时候,都是他在我的身边……

我猛地转过身,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不要!我不要!”

叶浩的动作顿了顿,他眼底布满猩红,忍得很辛苦!

沉默,难言的沉默,在我们之间弥散开来。

我低头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而他,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一动也不动。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他“啪”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对不起!”他的声音颤得厉害,好像随时都会被风轻易吹散一般。

他走了,背影落寞而苍凉!

我耍了他,以最无情的方式!

天亮了,阳光透过淡紫色的窗帘照进来。我下意识地抬手挡住了眼睛,昨晚的记忆潮水一般涌来。我慢慢地转过头,身边的位置空着,一点儿褶皱都没有。好像,昨晚的疯狂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我翻身下床,慢吞吞地走进浴室,镜子里,我的脖子上深深浅浅都是淡紫色的吻痕。我轻轻地抚摸着那些印迹,一丝莫名的幸福感盈满心间。

我刚刚找了一件高领的毛衫套在身上,门外就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看来,是赵正阳回来了!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

文章精彩后续,点阅读原文

最新文章

网友跟帖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免责声明1111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免责申明: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Copyright 2017-2018 怀孕期 版权所有 湘ICP备150128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