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男人总在老婆怀孕时出轨?

时间:2年前 (2018-02-11)来源:怀孕期阅读量: 670

导读:


江城五环外的某高层小区。


林清云迷迷糊糊看到墙上的钟,时针指着深夜3点。


满身酒气的魏铭在她身边躺下,似乎很疲惫的样子,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林清云再也没有了困意。


从她怀孕,魏铭后半夜回家已经有一段时间。


她原本以为他忙于应酬,现在想想,有谁半夜三更应酬的。


说是参加他的升职宴,他同事把包厢订到了晚上十二点,第二天又要上班,他们唱到现在?


注意到魏铭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闪着亮光,林清云索性把手机拿了过来。


手指滑动屏幕,本是想看看他最近的通话记录,却不小心点开一个视频。


顿时看傻了眼。


一个背对着他的男人,正压着办公桌上一个胸前傲人的女人,卖力耕耘。


办公桌,散落的文件一角湿哒哒的。


似乎隔着屏幕也能闻到那股子男欢女爱的刺鼻味道。


“呕”地一声,林清云差点吐出来。


不知是被恶心到,还是妊娠的自然反应。


原以为魏铭是因为她怀孕,才下了这种岛国片。


“心曼,我爱你~”直到林清云听到男人发出一个暧昧的嗓音,惹得女人越发地欢愉高亢。


一个晴天霹雳,林清云呆了傻了!


男人的嗓音不是别人的,正是她老公魏铭!


女人被男人背脊挡住的脸,也露了出来,娇媚的面容,正是魏铭的上司萧心曼。


眼泪唰的一下流下来,林清云捂住嘴巴才没有让自己痛哭出声音。


人人眼中的模范丈夫一直有地下情人,情人还是他的上司!


林清云十根手指死死抓紧了被面。


她该怎么办?


结婚后,林清云为了照顾家庭辞职,离开魏铭没有任何收入。


家中父母不富裕,要靠她供养,家里还有个将要读大学的弟弟。


嫁给魏铭每月给父母寄生活费。


现在肚子里又有了魏铭的孩子。


可以说她离不开魏铭。


最重要的是,她爱他。


两年来的点点滴滴,魏铭追她时的信誓旦旦,她忘不掉。


思量种种……


林清云硬生生忍下如万只蚂蚁啃食心脏的痛苦,决定好好维护这场婚姻。


此后的一段时间,林清云当做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继续照顾魏铭的生活,让他安心工作。


书上不是常说:对男人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身边,也不乏隐忍丈夫养小三最后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例子。


魏铭总归是她的魏铭,有感情,又是她肚子里宝宝的爸爸。


她想只要自己努力,他会回到自己身边。


七月,流火的季节。江城的天气,湿热,很是难熬。


林清云的宝宝已经5个月大了,她每天失眠,呼吸不畅,很是煎熬。


唯一庆幸的是,这段时间魏铭对她关怀备至,他们仿佛又回到新婚那段时光,视频的事也被她渐渐淡忘。


中旬,林清云正在医院吸氧。


电话响起,是魏铭打来的。


“清云,我爸妈从A市飞回来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到了家门口,你马上回去。”


“早说呀!我在医院,坐地铁回去至少一个小时,得让他们等多久呀。”


林清云慌慌张张起身,拔掉鼻子上的氧气管。


“不着急……啊……先挂了,我借口上卫生间来给你打的电话,得马上回会议室。”


林清云觉得今天魏铭的语气有些怪异,整个人异常地紧张。


但想到他所在的萧氏集团是本市出了名的制度严格,效率至上的大企业。


没有多想,只说:“晚上早点回家吃饭,爸妈来了,我们一家五口团聚下。”


“五口?”


林清云甜蜜地抚了抚自己的肚子。


“你忘了,还有我肚子里的宝宝。”


乘地铁回到家,家门口,并没有看到魏铭爸妈。


她以为人还在路上,用钥匙捅开门准备到家里面等。


门开了,林清云着实吃了一惊。


她精心布置的布艺沙发上,正坐着一个穿大红色紧身包裙,太阳镜挂在额头上方的太阳镜的时髦女子。


她手里,夹了一支细长的蓝白色的女士香烟。


吸烟时吞云吐雾的样子,十分地美艳动人。


正是萧心曼。


“你怎么在我家?滚出去!”林清云差不多已经忘记了那段视频,但萧心曼如今登堂入室,太欺负人了。


萧心曼拿起一旁的黑色包包放在双膝上,从里面拿出一把钥匙在她眼前晃了晃。


“我正大光明拿着魏铭的钥匙进门,你让谁滚?!”


林清云惊愕地望着萧心曼手里晃动的钥匙。


没错!是魏铭的钥匙!


她目光不经意落在她膝盖上放着的彩色菱格包包。


“黄脸婆,看看你其貌不扬,穿上龙袍不像太子,是男人,都不会喜欢,难怪魏铭说……”萧心曼媚笑一声:“在床上你就是个性冷淡,你这样的女人活该被抛弃!”


天旋地转一般,林清云颤抖着声线:“我们结婚两年,你凭什么以为他会选择你?”


“他是个聪明人,我是萧氏企业千金,娶我至少可以让他少奋斗二十年。他有能力,只是缺少一个机会,我能给他这个机会。你呢?能给他什么?”


林清云不想和她废话,低头拿过手机拨魏铭的号码。


“魏铭不会接你电话!”萧心曼看出林清云要给魏铭打电话,冷冷道:“他把你骗回家,就是要和你了断!”


林清云心里一寒,恍然大悟。


她死死咬着牙,下意识抚了抚自己的肚子。“就算我什么都没有,还有他的孩子。”


“很快这个小孽种就会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不,应该说,他根本没来过!”萧心曼再也没有了往日的优雅,她走过来抓住林清云,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


“啊!“林清云痛呼一声,疼到失去知觉,感觉腿间湿漉漉的。


用手抹了一把,尽是刺目的鲜血。



林清云下意识地抓过掉落在一旁的手机,死命地拨打魏铭的电话。


这一次,魏铭直接给挂断。


但林清云清楚地听到,魏铭手机的铃音在门外响起。


“魏铭!魏铭!进来!”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声嘶力竭地朝着门外喊。


萧心曼按捺不住了,踩着高跟鞋走过去打开门,双手环胸,冲着门外。


“别躲了,让她知道也好,免得以后烦你。”


千呼万唤,魏铭方才默默地走进房间。


没有诧异,没有心疼。


真的是他!人人眼中的模范老公!


林清云死死盯着魏铭,讽刺地一笑。


“你这么做,是看中了她的背景?”


“我爱心曼,和她是谁没关系!和她的位置没关系,她才是我找了很久的女人!”


魏铭痴狂地好像初恋的少年那般,执着不顾一切。


在林清云看来只有讽刺。出轨就是出轨,还找这么清新脱俗的理由。


“我怀孕前我身材不差,你追我时也……”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魏铭急急地怒吼一声不允许她说话。“林清云我最讨厌你这自以为是的样子,你想想,结婚两年我有多辛苦,不但要养你,还要养你的父母,照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在江城立足,让所有的人刮目相看!”


“再怎么说,孩子是你的,求你,救救孩子……”


魏铭站着不动,表情呆滞地望着她。


林清云的心彻底一凉。“你不就是想离婚?我答应!送我去医院,算我最后求你一次!”


“离婚何必留下孩子,孩子只会成为你以后的负担,我这也是为你好。”魏铭目光下移望着她的肚子。“


他都这个样子了,生下来也不一定健康啊。”


“你……你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要!“林清云恨得咬牙切齿:“当初看到你和她的视频,我就该和你离婚!”


魏铭惊讶地眨了眨眼,显然没有想到林清云早知道了她和萧心曼的关系。


“签了,我送你去医院。”萧心曼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走过来在她眼前晃了晃,眉眼含笑。


林清云知道是离婚协议,一把抓过来签上名字,完了扔给萧心曼。


她万念俱灰,此生,只想和他再无交集!


“哈哈哈,去医院也白搭,你的孽种完了!”拿到离婚协议书,萧心曼恶毒地大笑。


她慢悠悠打了个电话。


不愧是有权有势的大小姐,很快,一个男人在林清云身上裹了层被单,扶她下楼,将她丢进一辆黑色轿车。


夜色里,车子在外环穿行,城市的风景已经模糊。


林清云万万没有想到,最后送她去医院的是萧心曼不是自己的丈夫。


她虚软无力得瘫在座位上。


轻抚着痛到不像自己的肚子,觉得孩子保不住了。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不知什么时候,迎面驶来一辆宝马,宝马开着音乐,从外面听得到。


宝马的车灯突然亮了,车灯发出光芒刺痛了车子对面的林清云。


“艹!”司机显然也感受到了这突如其来的强光,咒骂了一声。


紧急刹车,那开的飞快的宝马像是失控了似的,飞一般地撞过来。


轰一声巨响,林清云撞上车前座,瞬间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她躺在一张病床上,面部被纱布包缠住,只露出鼻子出气,她完全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天啊!她居然还活着!


林清云顾不得身体的疼痛,伸手摸自己的肚子。


心咯噔一声,原本高高隆起的肚子早已变得扁平。


五个月的孩子啊,她曾那么清晰地感受到孩子的心跳,计划着他的未来。


“是个男孩,流干净了。”一个男人缓缓开口。


林清云身体猛地一个战栗。“你是谁?这是哪?为什么用假声?“


“别紧张,你在我的私人医院。”男子避重就轻地回答。


“一个礼拜前你发生了车祸,我刚巧开车路过救了你,当时你除了车祸的伤,腹部大出血,医生说,孩子必须流掉才能保住命。”


对了,车祸!


林清云回想起来,手隔着纱布揉了揉酸痛的头。


原来距离发生车祸,已经过去一个礼拜。


自己竟然昏睡了那么久!


“那我的司机呢?还有开宝马的车主,他们怎样?”


“他们……很不幸地在这场意外中身亡。”


林清云身体一震,撞车的瞬间在她脑海里重放。


只是意外?


好端端的宝马车主为什么朝她的车子撞过来?


是萧心曼和魏铭想要她死?


如果是他们,为什么萧心曼不干脆让她大出血死在家里。


反而费事地派人送她去医院,半路找人拦截。


何况,宝马车主身份显赫,不像萧心曼雇佣来的杀手。


不管怎样,萧心曼和魏铭害死了她的宝宝,把她逼到这步田地。


林清云死都不会忘记他们!


“你的命虽然保住了,但是脸……需要进行整容手术,我会马上安排医生。”


身边的男人打断了林清云的思绪。


“整容?我不要!”


“不想变好看?”男人似乎很奇怪她的反应。“漂亮的脸蛋能改变一个女人的命运,这个道理不用我教你吧。”


林清云沉默。


他的话不无道理,这是个看脸的时代。


魏铭口口声声说不喜欢整容脸,可最后还不是搭上了削过下巴垫过额头的萧心曼。


是谁说的,人在经历过一次的重大打击后可能变成另一个极端。


林清云便是如此,所有一切她不敢尝试的,她都愿意去尝试。


“我整!”心一横。



“可费用……”现在的林清云一无所有,更别提烧钱整容了。


“费用将来我分期付款给你。”


“本人以人格担保,费用全免。”


“为什么?”林清云不知道该感激他还是怀疑,毕竟他用了假声,刻意掩藏自己的身份。


“助人乃快乐之本。”

天下真的有免费的晚餐?

林清云不信。


可现在的她除了接受,别无办法。


即便这是一个足以让她粉身碎骨的圈套,她也得义无反顾地跳下去。


因为,她咽不下这口气。


林清云被送到了国外。


整容手术结束,镜子里面是一张充满诱惑的少女的面孔。


林清云一袭淡蓝色的衬衫,白色短裤,露出花白的长腿。


微卷的发丝在后面松散地扎起,白皙的脸颊两侧分出两缕秀发,随意地落在肩上。


深吸一口气她走到镜子前,


标准的鹅蛋脸,一双微蓝的桃花眼,很有混血的味道。


小小的鼻子挺翘,樱桃色的嘴唇厚度适中。


当她微微一笑时,宛如在撒娇。


这不是林清云的脸而是一张她熟悉的明星脸,是谁呢?


慕月!


那个18岁拿下国内某丝路大赛冠军的名模。


她身高一百七十公分。


飘逸的长发,一双如水晶般的桃花眼搭配精致鼻子和樱桃小口。


气质张扬,笑容甜美,浑身散发出一种贵族般的雍容华贵。


历届男友中不乏男神级别的大人物,妥妥的“男神收割机”。


后来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她的私生活变得越来越放荡,甚至插足已婚老板的婚姻。


被称为“国民小三”,是某些人眼中标准的妖艳贱货。


正因为是个十足的妖精,慕月的脸成了整容界的范本。


林清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整的也太成功了吧!


加之她生就一副高挑纤细的骨架,是那种怎么吃都不会胖的类型,有着和慕月一样特别明显的性感锁骨和漂亮的天鹅颈。


现在的林清云完全成了慕月的翻版,站在一起估计亲妈的都分辨不出来。


忽然变成大美女,林清云的心情有些复杂,同时忐忑不安。


那个假声男子像是人间蒸发般,再也没有来过电话。


林清云在异国他乡身无分文,又因为语言不通,只好到大使馆求助。


“身份证拿过来。”


林清云拉开包包拉链,拿出身份证直接递给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拿到身份证一看,抬头。“慕月是吧。”


林清云连忙摇头。“我不……”


“这不是你吗?”工作人员不耐打断她的话,把手上的身份证放在她面前的办公桌上,中指和食指用力点着照片里的人。


林清云一看,惊愕地瞪大了双眼。


什么?


身份证不是她的,而是慕月的!


可超模慕月的身份证怎么在自己包里?


林清云慌忙收起身份证。


“对不起拿错了,这不是我的身份证,我的在包里。”


手忙脚乱地在包里翻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她自己的身份证。


见鬼了!那男人悄悄换走了她的身份证?


他变态吧!好端端为什么这么做?


“留下电话号码,一联系到你的家人马上通知你。”


大概料定林清云的脑子受过刺激,工作人员没有给她继续解释的机会。


林清云被安排在附近的酒店,第二天大使馆来了电话。


她匆匆赶去,昨天接待她的工作人员正殷勤地和一个背对着她的男子攀谈。


林清云留意看了一眼那男人,他穿白色的高领打底衫搭配暗红色的灯芯绒西服,背影颀长。


即使在遍地都是长腿帅哥的欧洲,也绝对无人能敌。


“慕小姐,在这儿。”工作人员不经意看到林清云,冲她招招手。


态度很热情,不似昨天那般冷淡,程式化。 


随着工作人员的声音,男子转过身。


他外型华丽,一派贵公子的风范。


五官精致绝伦,巴掌大的小脸,褐色的眼睛晶亮,眉宇间透着英气,眼神更是迷人。 


硬朗的身材使得他充满了阳刚之气,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


暗红色的西服罩了一层金色的光辉。


不知怎么的,林清云想到了大学时看的希腊神话里光辉的太阳神阿波罗。


当林清云在两个人中央站定,工作人员很客气地笑了笑。


“慕小姐怎么不早说是萧少的未婚妻,昨天的房间实在委屈了,早知道我们把房间订在首尔酒店。”


未婚妻?这个男人也姓萧?


不由得让她想起萧心曼,心中又是一阵刺骨的疼。


“你这么盯着干嘛?”男人狭长的眉宇微微蹙起,看似温润的他满眼的凌厉。


“真觉得,自己高档到要睡总统套房?”


这个男人,把她当成慕月了吧。


看来,自己的声音也和慕月无差,一切似乎太离奇了。


林清云干咳一声,摇了摇头:“先生误会了,我其实不是慕月……”


“呵!”男人冷嗤一声。英气逼人的脸刹那间黑了,一双潋滟的褐色眸子清冷地睨着她。


“慕月,我不介意陪你去做个脑部CT。”


林清云摇了摇头:“我脑子没问题。”


说完就后悔,即使正常人说这种话,外人也会觉得她脑袋抽风吧。


果然,眼前的男人彻底没了耐心,冷冷地质问她。


“你又耍什么花招?之前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次干脆闹完失踪闹失忆!别以为只有你不喜欢这门婚事,我他妈也讨厌!你不想当慕月,我还不想当萧雨胤呢!要取消婚约,主动和我爸说去,免得让她以为我在作妖。还有,这次我来接你,全是你那个自以为是的爹逼的,回去你告诉他,没事少跟在我爸屁股后献殷勤!”


年轻气盛风华正茂,那张迷人的脸即使说着刻薄到死的话依然让人讨厌不起来。


江城能有几个萧雨胤,还不是萧氏集团董事长的二儿子,萧心曼的哥哥?



本来林清云从不关注那些富二代,更不像其他女人喜欢窥探豪门隐私。


但魏铭在萧氏总部工作,经常提起这个萧雨胤。


说他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刚进公司,就一意孤行地进行冒险改革。


包括制度上的,把一众公司元老得罪了个光,自己就在一旁幸灾乐祸。


那时她心系老公,在网上查过萧雨胤的履历。


萧雨胤这人从小数学出色,最后选择了麻省理工大学读书。


本专业机械制造,四年课程他花三年轻松修完。


而后自学考上金融硕士,成为学院史上最年轻的学霸。


今年担任萧氏总裁,也不过刚26岁。


比公司所有高管都年轻。


老臣们不服气也很正常。


每个家族企业的继承人新进公司,都要经历这一个阶段。


出了机场,萧雨胤叫了出租车,用熟练的英语和司机沟通后,便开门坐上副驾驶座。


林清云怕被丢下,打开车门坐在后面。


来到机场才发现是头等舱。


林清云躺在自己宽敞舒适的座位上,空姐走来。


“二位,要用餐吗?”


林清云早已饿地前胸贴后背,却因为第一次坐头等舱有些拘谨,目光转向萧雨胤。


两只水汪汪的桃花眼渴望巴巴的。


谁知道用笔记本处理文件的萧雨胤只是停顿了一下敲打键盘的手指,头也不抬地吐出三个字。


“矿泉水。”


修长的手指便继续快速敲打键盘。


林清云一脸崩溃,眼前废寝忘食的萧雨胤还真是刷新了她对富二代的认识。


“小姐你呢?”空姐又问。


林清云吞了口口水,故作优雅。


“用餐,谢谢。”


当空姐将餐盘送上来之后,林清云看到不同于经济舱的美食,忍不住拿起手机。


咔嚓一下拍了张照片。


就是这张照片,旁边始终低头工作的萧雨胤抬起头,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瞥了她一眼,嘴角有一丝轻蔑的上扬。


林清云才意识到这个不经意看的动作暴露出自己的low,也暴露出自己第一次坐头等舱,只得收起手机,低头默默地吃起了鱼肉。


“先生,可以写下对我们这次航班的意见吗?”一个空姐递过来一张意见表和钢笔。


“没意见。”萧雨胤看也不看,依旧保持高冷地看文件。


“谢谢。”空姐明亮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适,尴尬地笑着说了一声走开。


林清云忍不住叹了口气:


“头等舱的服务态度真好,你那么不近人情,反而向你致谢。”


这下,萧雨胤收起笔记本,一双晶亮的褐色眼眸很严肃地睨着她:“我不近人情?”


林清云不假思索:“人家女孩子不过是让你写个意见,没道理拒绝啊。”


这个世界,可不止他们萧家人要面子。


“她们让我写意见是假,要意见栏下我的手机号码是真,这种小伎俩在我之前搭乘飞机时遇到不下十次。”


听着萧雨胤郑重其事的回答,林清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长得帅不是你的错,也不是空姐们的错。”


撒娇般的笑容露出,萧雨胤的身体忽然凑了过来:


“是你的错——本来我不需要来这一趟。”


俊脸在她脸前放大,他高挺的鼻尖似已经贴上了她的,男人温热的气息喷洒而来。


林清云下意识地往后撤开。


可是他放在座位下的手掌不知什么时候伸过来,先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落在了她的腰间。


“你想干嘛?”林清云警觉地看着他,这还是在人前,现在的富二代也太大胆了吧!


“我萧雨胤从不做赔本生意,这趟不能白来。”


林清云连连摇头。“我真的不是慕月。”


“是不是,检查过就知道。”萧雨胤勾了勾唇,手掌下落,猛地钻入了她腰部下方的沟壑。


“放手!”


林清云到底不是慕月,不是他的未婚妻,哪甘心这样被他吃豆腐,桃花眼瞪着他。


萧雨胤骨节分明的手掌忽然用力,捏了一把。


“若现在碰你的是他,你还会这么抗拒?”


林清云敏感的身体一颤,看着他。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也许飞机降落后,你的未婚妻就会出现!”


萧雨胤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似是终于看出了她不是慕月,下意识地收了手。


飞机降落,机场外面,一辆轿车停了下来,下来一对中年夫妻。


女人戴太阳帽,披着丝巾,短衫长裙,保养地很好,男的两鬓间夹杂着白发,但斯文的脸上带着银色近视镜,衬衫西裤,看来十分儒雅。


远远看到林清云。“月儿,爸爸在这儿。”


萧雨胤不顾身后的林清云,自顾迈开长腿走向了夫妻走去,站定后傲慢地昂起了下巴。


“叔叔倒是帮我看看,她是不是你的女儿。”


慕仲文迷茫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银色眼镜,好脾气地笑笑。“当然是月儿,发生了什么雨胤?”


萧雨胤听了他的话,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如果他认错,他亲爸不会吧。


由此确定“慕月”就是在跟他装迷糊,一时脸上的表情越发难看。


林清云一懵,什么情况,连慕月的亲爸都忍不住她是冒牌货吗?


“我不是!”林清云急忙走过去:“叔叔认错人了!”


“哎呦,我们家月儿这是怎么了?”慕仲惊疑地看向众人。


萧雨胤淡淡地开口:“伯父最好陪她做一个脑部ct。”


“这……”萧仲文愕然。


“伯父,我真的没病。”林清云剧烈地甩了甩头。


“月儿,又胡闹。”慕仲文一脸痛心的斥责她道:


“爸爸忍耐你,但有限度,你一而再再而三闯出这么多祸,太不像话了!”


慕仲文佯怒,转而看向萧雨胤,换了一种很殷勤的口气。


“二少那么忙还去接月月,真是辛苦了,我女儿有你这未婚夫是她的福气。”


然而,萧雨胤继续保持僵尸脸:


“女儿我已经交给你,以后人丢了别来找我。”


抛下一句,便走向另外一旁的加长宾利。


车子消失在视线里,武梅叹了口气。


“慕月,你也是,闹出两条人命就逃之夭夭,知道你爸花了多少钱为你摆平吗?那个被撞死的林清云,他爸爸狮子大开口,要五百万,非要说什么怀孕了要双倍赔偿,你爸眼睛都不眨就答应了,要不然,你现在肯定把牢底坐穿。”


武梅没好气地白一眼她。


林清云浑身一颤。


她明明好好地活着,怎么说她死了?


“您说死的人是林清云?”


“可不是嘛,外来打工妹,没什么背景。”武梅言谈举止带着将成上流社会的势力。


外界都以为慕月活着,那就是说——


警方对外宣称死亡的是她林清云,其实真正遇难身亡的是慕月!


天啊!怎么能这样?


爸妈以及正在读大学的弟弟此刻该难过!


想到自己的家人,林清云的眼眶红了。


“小意思小意思。”慕仲文好脾气的地为慕月说话。“相信月儿不是故意的。”


小意思?


五百万就能弥补失去女儿的痛苦?


他们这样的家庭未免太冷酷了!


不过毕竟死者为大,慕月既然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她不想多说什么,只想马上解释清楚回家乡探望爸妈。


但稍后一个人的出现让她彻底改变了想法,让她决定将错就错地冒充慕月。


那个人便是萧心曼。


林清云被慕仲文和武梅强行带回了慕家。


让她有种错觉,他们在乎的只是她未来萧家儿媳的身份,并不关心她到底是谁。


慕家的两层洋房,相当气派,这样的大宅子是林清云这种住鸽子笼的小老百姓很难有机会踏足的,当然做女佣除外。


慕家在江城虽不像萧家那么显赫,慕仲文最近几年的声音却也越做越大,上升的势头强劲,又参与了议员竞选,将踏足政界。


眼光独到的萧老爷子提前看到了慕家的前景,主动向慕仲文要求联姻。


萧立安是军人后裔,一手创建了国内五大集团之一的翰宇集团,其核心领域为食品、零售、旅游、石化、船舶运输,为世界百强企业。


这样的好事主动上门,慕仲文当然不会拒绝。


于是便有了慕月和萧雨胤的婚事。


三个人刚走进院子,一个身体发了福的中年女人迎过来,瞧着林清云。


“大小姐回来了!”


“回来了。”唤慕月的声音林清云当然不会答应,回答是慕仲文,他儒雅的脸上洋溢着笑容。


“老爷这下总算高兴啦。”赵妈拍了拍胸脯。“大小姐你是不知道,你走丢的这几天,老爷有多着急,就要到电视台上贴寻人启事,大使馆来了电话。”


慕仲文哪是担心慕月,他担心的是和萧家的联姻告吹。


林清云忽然有些同情慕月,也许车祸发生时她是真的想要自杀吧。


“家里来人了?”率先走到门前的门前的武梅看到茶几上两杯新沏的茶水。


“是的太太,萧小姐来了。”


武梅在脑海中搜寻了许久。“哪个萧小姐?萧家还有个女儿?”


赵妈凑到武梅耳边。“夫人,就是萧老爷子和那个女保险销售员生的女儿。”


“萧心曼?”武梅冷嗤一声,吸了口气,慢慢地展颜。


“虽说是小三的女儿,上不了台面,也不能怠慢呢。”


说罢推门进去。


听到“萧心曼”三个字,林清云平静地站在原地,心中早已狂风大作。


萧心曼口口声声对外宣称自己是萧氏企业的千金小姐,原来不过是外面情妇生的女儿。


骨子里透着小三的基因,魏铭看上这样的女人是有多low。


想起昔日对他的情,她为自己不值。


桃花眼眼波一转,只一刹那,林清云忽然间改变了主意。


现在,慕月已经死去,为她疯狂驾车撞死别人买了单。


没有人知道她林清云不是慕月本人,连她父母都看不出来。


她决定将错就错,冒充慕月。


林清云不是没有考虑到冒充别人的危险性,整件事的蹊跷以及那个突然消失的神秘人的用意。


但她要报复,要让魏铭和萧心曼付出代价。


仅仅靠她自己的能力,一切都太慢了,她等不及!


打定了主意,林清云压下对父母以及弟弟的牵挂,压下了种种仇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眼角瞟了一眼赵妈。“赵妈,你知道萧心曼来干什么吗?”


赵妈不敢怠慢走近一步,小声说。“我刚才听她和旁边那个男的说,结婚什么的。”


不用说,男的是魏铭。


“是萧心曼的未婚夫,他们一起来送请帖?”


“是啊大小姐,据说婚礼当天,萧老爷子要公开萧心曼的身份,让全市人都知道他有个女儿,到时候这个萧心曼双喜临门,一步升天,将一跃成为最尊贵的小公主。”


公主?


林清云一双晶亮的桃花眸闪过一抹浓浓的嘲讽。


“说是婚礼,其实是她母女两个的证名大会,萧老爷子的正牌夫人健在吧,也不知道看着外面的女人登堂入室,她心里作何感想。”


“萧夫人心里一定很堵。这个萧心曼现在和以前那个一声不吭的低调女孩子完全不同了。结婚弄的动静很大,听说全市稍微有名望的人家,他们两个都要亲自来前去送请帖,到我们家也拽地二五八万似的,好像真的已经拿到了萧家的股份。”赵妈说着,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大小姐,萧夫人是你的婆婆吧,这个时候他身边需要人,我觉得你有必要去安慰安慰老人家。”


萧夫人!这个人对她来说还很陌生。


“毕竟是人家家事。我一个未过门的媳妇过去说东道西不大好呀。”她一脸为难地沉吟了一声。


林清云这是有意识地试探,说完便看向赵妈的反应。


“话不能这么说,以前大小姐就是和萧夫人沟通太少,让她对你多少有些偏见。”赵妈啧啧道。


“哦?她对我有什么偏见?”林清云借题发挥。


赵妈惊讶,然后捂住嘴巴,支支吾吾地小心开口。


“大小姐我……都是别人对你的看法,我其实不这么想,我看得出来,t台下的你表面开心,内心也很痛苦,因为生活中,我几乎没看过你笑。”


慕月是这样的?


林清云产生了兴趣,将她拉离门口,带到后院。


“赵妈,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听听别人对我的看法了。”


“大小姐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而且慕月从来都没有介意过别人的眼光。


“马上要出嫁,我不可能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尤其是名声。”林清云一脸认真地申明。


“这个……”赵妈犹豫了一下终于低着头说:“他们都以为大小姐你生性放荡,说的话可难听了,还说……”


“说什么?”林清云挑了挑眉。

未完待续

在别人嘴里,她究竟是怎样不洁的一个女人? 
▼ 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

最新文章

网友跟帖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免责声明1111

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

免责申明: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Copyright 2017-2018 怀孕期 版权所有 湘ICP备15012852号